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想独善其身不行噩运不一定不降临到你头上

时间:2017-04-25 15:38 来源: 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 
喝酒胡咧咧
 
    存在就是合理,这句话出自天朝,天朝文字博大精深,我等p民领会不了,万物以人为本,也出自天朝,而关于人的版本,生存之道,天朝无奇不有,作为法治的国家,我敬仰,崇拜, 对于天朝发生的这些古怪离奇的事件,我困惑,我不解,我只有去发泄这种不快。
 
     人权,这是对一个人最大的尊重,司法的公正与透明这是体现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,自周强任最高法院长一职,纠正冤假错案,开展的有声有色,而在纠错以后,事件曝光的那些渎职人员有没有给人民一个说法?浙江女神探聂海芬刑讯逼供造成的冤案,冤案者获得了国家赔偿,而聂海芬受到什么处理?用纳税人的钱弥补冤案受害人十几年的青春, 当事人难道不了了之了吗?无独有偶,河北聂树斌强奸案过去了18年,当年的‘罪犯’已经被枪决,而在2005年,王书金主动承认此案为自己所做,震惊了司法界,而这个强奸杀死多名妇女的恶魔自05年批捕以后,至今还活着,公检法调查了8年没有结果,我质疑中国的这种草菅人命,假如不是聂树斌所做,那他招供承认是自己所为,说明有一种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笼罩着他,假如不是王书金所为,他已经奸杀了三名女子,为什么自己承认这一起案件,难道是为了苟且偷生多活几年?而检察院却搞出了最荒诞的事,不承认是王书金杀人,滑天下之大稽,低头认罪而检察院不认同,假如真相是王书金,那么,检察院在隐瞒什么?在极力的掩盖什么?真相的背后会拖出多少国家刑讯逼供的蛀虫?冤死者,铜臭慰之,渎职者,调离惩之,这就是天朝司法的特色。司法的进步是踏着冤死者的尸体去呈现,谁还人权一个庄重?谁给这些无辜的人一个尊严?明明知道认罪必然是死路一条,而聂树斌连死都不怕,究竟他怕的是什么?法律,是谁在践踏?
 
    各地银行闹钱荒,专家质疑央行不救市,什么专家,狗屁,地方银行借贷,资金的流通在房地产,大企业,就像铁道部,2,6万亿欠债不还,你让央行救市?怎么救?这是一个肿瘤,假如央行救市,必然导致新一轮的货币通胀,一方面,我们在美国有4万亿看不见的美钞外汇储备,一方面,国内资金短缺,假如央行开动机器印钞,国内人民币无形之中大幅度缩水,人民币对外汇率居高不下,势必造成国内的泡沫经济越来越大,就像一个外强中干的人一样,外面看耀武扬威,五脏都腐烂了,你还给他做移植手术吗?救市,专家你说救谁?资本的流通在一个国家是有一定限制的,而各地银行的钱荒说明了什么?钱哪里去了?挺一把李总理,宁肯破产几家银行,也不能让这个肿瘤越做越大,这种恶性循坏最终导致会爆发新一轮的经济危机。
 
    有人说,把中国的所有官员集中起来,不论大小,挨个枪毙,肯定有冤枉的,但是,隔一个杀一个,肯定有漏网的。你信吗?反正我信了。
 
   在制度失衡的社会,想独善其身不行,噩运不一定不降临到你头上,全民行动起来,尽量去完善这种体制,关注社会,监督社会,这是爱自己。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相关产品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