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展示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写文字的时候思绪是一片混沌

时间:2017-04-25 15:41 来源: 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【二】我说刘志军
 
  刘哥是一把手,是我们的偶像,房产374套,资金用之不竭,美女自不必说,天天做新郎不为过,并且,拉动了我们的人均,我一直在幻想和他站一块平均一下,那样,我可以自豪的说,我是中国人,我也有中国梦,几十年的腐败,监督部门熟视无睹,八亿元的资金流向,政府放任自流,出事了,天塌了,都曝光了,可笑吗?不,历来的政策就是出事一棒子打死,不出事都是好的领导,都是学习先进性的代表,确实如此,性相当先进,望尘莫及,预测一下,刘志军最高的刑罚是死缓,这是潜规则,几年以后,保外就医。不了了之,不然,就像文强说的那样,假如我不死,会扯出萝卜带出泥,让更多的人走向不归路。用中国的国棋象棋来说,一切都是保帅。所以,我觉得不是刘志军践踏了神圣的法律,而是,官员的潜规则轮奸了他,
 
   某人说,一个草民倒下了,千万个和珅站起来,韩寒说,世界上60亿的人可以自由攻击评论美国,中国老二,有47亿人可以自由言论,阿基米德说,给我一个支点,我能撬起整个地球,贪官如是说,给我一个小姐,我能创造一个黑暗的新世界,刘志军说,给我一个机会,我还有中国梦,文强说,给我从新活一次,我还选择这样的生活,绝对不做草民,小贩说,给我一顶城管的帽子。我给它刷绿漆,网络人说,给我一个幸福,我想活在新闻联播。陈水总在天堂说,给我三加仑汽油,我炸错了,我鄙视,最后,我说,给我一原子弹,我能把它给卖了,换酒喝。
 
  哑巴告诉聋子,瞎子看见爱情了。绝对不扯淡,这是国情,没有不可能,只有你想不到。
 
  醉眼乱语
 
  写文字的时候,思绪是一片混沌,这时候,最适合发呆。关于发呆,有几种不同的说法,一个人傻乎乎的看天空,一个人默默的生活在自己设置的圈子,一个人喝着闷酒,一个人逛街,发呆的最高境界就是把一个人的生活记录成有滋有味的日子,其中,有很多无奈,很多幻想,很多渴望,甚至是歇斯底里似的疯狂。我适合发呆。
 
  莘莘学子路,父母一片心
  关于高考,对于我这样的文盲来说,只是一个梦,梦想中,千万人挤独木桥的时刻,我落荒而逃,很狼狈。也就没有机会接触这种应试教育,只是想说,七十年代的我们,高考是唯一走出农门的捷径,那时候的中专生也是耀眼的象征,而那时候的大学,是神圣不可侵犯,是精英的摇篮。九十年代末,当我与教育擦肩而过的时刻,大学扩招了,一时间,独木桥变成了条条大路通高校,而农民的思想依旧没有转变,大学校园飞出的不再是骄子,而变成了一个上流社会镀金,中层阶级攀比,下层人物依旧仰望的地方。大学不再是神圣,是现代社会人们必走的一个阶段,当辉煌褪去外衣的时候,你会发现,今年百万学子弃考,社会底层的人依旧把大学当成一种身份的象征,而现实却是,上三流的大学,不如去一流的技校。孩子得生存,一技之长总比那些野鸡大学实惠的多,扩招的同时,滋生的是文凭满天飞,就业看脸蛋,不得不说,这种教育是失败的,最起码,在中国还没有完全脱离贫困的现在,大学的高消费,高投入,对农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,而农民倾家荡产供养一个三流大学生的时候,社会很快的抛弃了他,大学生的抑郁,自杀,犯罪,都来自于这种社会的不公,农村的孩子根本不会完全融入到大学这个集体,每年的清华退学的都是农村孩子,为什么?是体制,是教育的弊端,高分的同时,是视野的狭窄,是心理素质的下降,是不经风雨的苗。还是想说,大学是每个人的梦,现实是最好的老师,挤独木桥的同时,父母要了解自己孩子的特长,强人所难与就逼就犯是两个极端,望子成龙与悬梁刺股已经不是这个社会的潮流,适者生存,淘汰的都是我这类的异己。学子们,一路走好。
 
     说说这张脸
 

相关产品

相关新闻